<th id="a1iez"></th>

<dd id="a1iez"><big id="a1iez"></big></dd>

    <rp id="a1iez"><acronym id="a1iez"><input id="a1iez"></input></acronym></rp>
    <li id="a1iez"></li>

    1. <dd id="a1iez"></dd>
    2.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 / 正文

      賈躍亭:沒有一家企業像我們經歷了這么多的磨難

      汽車商業評論

      撰文 / 溫 莎

      編輯 / 張 南

      設計 / 趙昊然

      2017年7月4日,賈躍亭登上了去美國的航班。6年時間過去了,關于賈躍亭何時回國已經變成互聯網的一個梗。

      山不見我,我便去見山。從2018年4月開始,北京和洛杉磯相隔整整一萬公里,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賈可大概是國內見到或者與賈躍亭互動次數最多的媒體人。

      2024年剛過元旦,賈可博士這次以軒轅之學校長、世界新汽車技術合作生態協會理事長、中國汽車產業出海協作會會長的身份帶隊十多家汽車供應鏈企業組成的商務考察團再次來到洛杉磯。

      此次為期超過10天的中國汽車產業北美商務考察,途徑洛杉磯、墨西哥城、蒙特雷、薩爾締約以及拉斯維加斯,通過現場參觀和訪談的方式深入了解北美汽車產業的現狀和投資機會,造訪FF洛杉磯總部是他們此行的第二站。

      “希望你們多支持FF,FF是一個有夢想的,可以引領產業進步的公司,確實和我們合作風險比較大。我們成功的經驗可能沒有多少,至少失敗的教訓能夠給你們講很多很多。沒有一個公司像我們一樣經歷了這么多磨難?!?/p>

      賈躍亭說得十分誠懇。如果從2014年單槍匹馬來到美國加州創辦FF,從0開始搭起FF的大樓,到今年正好十年。十年時間,歲月還是在他臉上留下了痕跡,在一手創辦的企業中,賈躍亭的title幾經波折,變成FF首席產品與用戶生態官。

      座談的一方是來自上海儀達空調、上海數策軟件、吉祥汽車、知行汽車等知名汽車供應鏈及制造商代表。座談前,他們先參觀了造型設計室以及相應研發部門,深度體驗和試駕了FF91。

      另一方是FF高管團隊,包括全球CEO馬蒂亞斯·艾特(Matthias Aydt),賈躍亭以及FF首席財務官以及供應鏈負責人。雙方就智能電動車供應鏈向中國轉移等話題與FF高管團展開了討論。

      全球CEO馬蒂亞斯·艾特說:“自2023年開啟交付以來,公司一直在持續采取措施降低運營及供應鏈成本以支持戰略目標的實現??疾靾F為我們在供應鏈管理方面提供了許多頗具啟發性的建議,期待未來能在相關領域展開進一步探討與合作?!?/p>

      2023年,售價30.9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20萬元)的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在美國交付了10臺。剛剛超過個位令人難免擔心起FF的未來,但在賈躍亭看來,如今才是FF真實價值最高的時候。

      “在FF身上,市場價值和資本市場的價值完全是倒掛的?!辟Z躍亭解釋道,FF交付了10輛產品,代表已經解決了兩個最大的不確定性。

      “第一是美國的合規。從碰撞測試到EPA非常復雜的法規認證,尤其是這么高端的車,合規要求更高,如果解決不了,就意味著接下來投5億,10億,投多少美金也不見得可以量產,如果遇到碰撞測試不過,要改的東西就非常多了。

      第二是完成了整個供應鏈的改革,FF的車非常復雜,對供應鏈要求極高。我們現在交了10輛車,意味著FF的供應鏈整合基本完成了,這也是一個很重大的進展?!?/p>

      FF的命運一向多舛,盡管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但美國代價昂貴的供應鏈和公司捉襟見肘的資金讓FF的產能實現幾乎沒有什么可能。

      “任何一個核心的供應商走了,我們都有可能交車延遲,又是一兩年的事情,現在需要資金進來,把資金變成部件?!币苍S已經經歷了太多的磨難,賈躍亭的語氣依舊平緩,仿佛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總歸都能解決的。

      “我們犯錯誤是供應鏈幾乎是沒有用中國的,非常少。接下來會有重大調整,希望真正徹底打通中國供應鏈,打通全球供應鏈,而且是以中國供應鏈為主?!辟Z躍亭已經認識到,中國供應鏈企業是全球汽車,尤其是AI電車領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勢必會在FF中美雙主場及中東第三極戰略中發揮無可替代的作用。

      2023年11月23日,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的麗思卡爾頓酒店,FF高調舉辦了進軍中東的戰略發布會。不屈的FF,在中美之外,迎來了第三極。

      “中東的短期戰略意義比中國對FF更重要,因為中國新能源產業已經蓬勃發展了,很難給太多的資金支持,FF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資金?!辟Z躍亭覺得中國對FF是一個很大機會,像前兩年SPAC拯救FF一樣。

      造車九年,人生的大起大落,賈躍亭的夢依舊沒有醒,他依舊在講述著心中的夢想,說著never give up,他的人生軌跡似乎正在和2016年樂視全球生態年會上,在舞臺中央賣力唱著《野子》的那一幕重疊。

      多年來,賈躍亭也“一直往大風吹的地方走過去”,到底能不能“踏著力氣,踩著夢,成為巨人”,人們總是期待顛覆和傳奇的故事。

      以下是汽車商業評論整理的軒轅之學校長、世界新汽車技術合作生態協會理事長、中國汽車產業出海協作會會長賈可博士帶領團隊與賈躍亭的對話實錄,此處略有刪節,但基本反應了當下FF的現實和未來走向。

      “希望FF92能再次引領行業變革”

      賈可:我們剛才全面了解和試駕了FF91的產品,賈總在這里介紹一下這款產品的來龍去脈。

      賈躍亭:我們的產品,已經是9年前我定義的產品了,應該在2018年就應該上市了。5年前已經上市的產品還是在做,這些年不斷做升級,更多的是軟件方面的升級;硬件就是消費電子領域升了一些,機械類的幾乎沒有錢動。機械類的還是9年前的設計,但是包括動力系統都有一定的領先性。

      我們的產品有著樂視積累的互聯網基因,也有獨特的優勢,尤其是在美國。包括美國特斯拉在內,整個互聯網智能應用平臺幾乎是非常差的,支持不了開放的APP,在出行互聯網應用上,FF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判斷的,下一個十年整個產業的變革趨勢,尤其是塔尖市場的變革趨勢,產品和技術變革趨勢是All-AI、All-Hyper、All-Ability,FF91是輛全能的車,這輛車是無所不能的,能夠完成很多不同車型分別完成的能力。再結合我們的共創,尤其是在美國,華人在美國創立公司,把美國當地最頂尖的資源整合到我們體系當中,來跟他們共同創造價值,共同分享價值。

      賈可:你們還有一款在秘密進行中的產品?

      賈躍亭:我們的FF92可能是會再次震撼世界,FF91是2017年發布的,引領了全行業的潮流。92出來了以后,用華為的話說是遙遙領先,至少是要爭取。我們希望FF92能再次引領行業變革。

      賈可:FF是一家先鋒企業,在汽車新物種締造過程當中是引領者,這個引領者不能成為先烈,還有很多可能性,現在賈總也在和他團隊不停努力。在這個過程當中,機會也是有的,

      賈躍亭:FF的獨特性,大家也都知道,是中國人在美國開創的一個AI電車時代下的極至科技頂奢企業,難度確實非常大,意義也特別大。如果能夠成功的話,確實是歷史上沒有出現過的一種創業模式或者是中美合作模式,或許能夠成為中美關系破冰的可能的一種模式。

      中國人來美國創業,真正能夠把兩者優勢發揮到極致,加上中東市場。所以我們希望首先供應鏈企業來幫助FF度過難關,同時也希望FF反向給各位提供一些別的,可能是主機廠暫時提供不了的價值,共同推動產業的變革。

      我們講的共創化,四化的一種。共創和共享是一個接下來非常重要的主題。尤其是在AI時代下共創更有價值,無論是和機器共創還是人與人之間的共創,企業與企業之間的共創,可以迸發出不一樣的價值。

      我們怎么樣的扎根美國市場,做個美國企業,做我們最好的價值,本身是我們的使命之一,我們還非常的微小微弱,還是處于生死邊緣的企業,但是我們堅信FF是有獨特價值的,我們堅信FF未來可以成功,也更堅信FF能夠提供獨一無二的價值給產業。

      希望接下來我們的體系能夠和各位緊密溝通起來,看有什么機會能夠相互提供的價值,相互共創,最后大家共同分享這個價值。

      “如果能夠出足夠多的錢”

      賈可:現在中東情況怎么樣?

      賈躍亭:中東現在還是超我們預期的,尤其是2023年底我們兩臺車過去,這些人看完以后確實說,這是完全AI電車時代下的新物種,至少他們是這么認為的。沙特、阿聯酋這些高官,見了所有世界上的塔尖產品,在塔尖領域還沒有AI電車,還是汽油車在壟斷,過去十幾年時間特斯拉變革了從塔腰到塔底的市場,塔尖幾乎還沒有動。

      賈可:會在中東設廠嗎?

      賈躍亭:看他們的資金支持情況,他們現在是希望我們設廠,如果能夠出足夠多的錢,我們就設廠。

      賈可:中東設廠的話,供應鏈就沒有辦法弄,只能建總裝廠,把零部件運過去,在那裝。

      賈躍亭:第一步是這樣,然后逐步的供應鏈成熟了,逐步建其它工藝。

      賈可:阿聯酋或者是中東到底適合這種生產嗎?

      賈躍亭:一方面是區域的自身的特征,另外是國家產業的引導,兩個因素都很重要的,從區域的特點來看,不是那么的適合。但是國家的支持力度大,一旦發展起來,輻射整個歐洲,東歐,非洲,還是很有一定價值的。

      阿聯酋國策改了,從傳統能源往AI電動出行轉,關鍵詞一個是AI,一個是電動化,新能源;第三是出行,海陸空,從汽車到船到飛機。他們希望能夠真正打造一個以中東市場為中心的輻射歐洲甚至全球的全新產業鏈體系,也希望很多供應鏈體系拉到阿聯酋去。

      他們專門有一個AI Seef新城,里面就是電動和出行,汽車,AI電動飛機等等,整個供應鏈的鏈條上,重要的企業都希望去落地。

      賈可:所以中東投了蔚來和Lucid。

      賈躍亭:投了蔚來這個中國公司,他們在尋找美國公司來投,也是對FF是很好的機會,FF也有中國基因。

      賈可:不會找Rivian吧。

      賈躍亭:Rivian已經是別人投了,大股東第一是沙特,投了很多,第二大股東是亞馬遜。

      賈可:阿聯酋要和沙特爭奪,你們是很好的標的。

      賈躍亭:是。

      賈可:最先投資整車廠,接下來是零部件的投資。

      賈躍亭:對。塔尖市場是一個新的變革的藍海市場,也逐步開始有一些企業涉足到這個領域了。

      賈可:聽說蔚來,中東投錢,但沒有要求它把廠建到那去?

      賈躍亭:會建,沒有作為合同的要求建。蔚來整個投資情況我們多少了解,蔚來也很巧的。也是有運氣成分在。

      沙特投了Lucid,發展還湊合,但他們沒有什么核心科技,還是個傳統的汽車公司,跟Peter(Lucid CEO彼得·羅林森Peter Rawlinson)和他的團隊都做底盤出身有關。他做傳統的整車集成出身,對整個AI互聯網軟件科技這方面還差些火候,他想打造一個小特斯拉或者是低成本的特斯拉。他的車賣的那么便宜,為什么賣得并不好?特斯拉歸根結底是科技公司,他們是機械公司是工業公司,基因就打不贏,即便如此,整個發展對沙特來講是帶來了很大的意義。沙特投了Lucid,阿聯酋就特別希望在全球的AI的市場當中能夠也像沙特一樣盡快的有重大布局。

      正好蔚來找過去了,當時吉利也聽說找過去,好幾家都在談,最后選擇了蔚來,談的非???,蔚來算中高端定位,最后他們選擇了蔚來,但沒有提額外的要求去中東建廠。

      賈可:你們現在是跟阿聯酋還是沙特在談?

      賈躍亭:阿聯酋。

      “中美雙主場加中東第三極”

      賈可:現在你們覺得要起來的話以哪為支點最合適?

      賈躍亭:我們現在是中美雙主場加中東第三極,中東的短期戰略意義比中國對FF更重要,因為中國現在新能源產業已經蓬勃發展了,很難給太多的資金支持,FF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資金。

      現在是FF股價幾乎歸零的時候,我們投了將近40億美金現金進來,市值3000萬美金不到。但FF真實價值、市場價值和資本市場的價值完全是倒掛的,真實價值恰恰是FF這9年來最高的時候。

      我們解決了兩個最大的不確定性:第一是美國的合規。從碰撞測試到EPA非常復雜的法規認證,尤其是我們做這么高端車,合規要求更高,如果這個解決不了,就意味著接下來你投5億,10億,投多少美金也不見得可以量產車,如果遇到碰撞測試不過,要改的東西就非常多了。

      第二是完成了整個供應鏈的改革,我們的車非常復雜,對供應鏈要求極高。我們現在是交了10輛車,意味著FF的供應鏈整合基本完成了,這也是一個很重大的進展,任何一個核心的供應商走了,我們都有可能交車延遲,又是一兩年的事情,現在需要資金進來,把資金變成部件。

      我們產能都布局完成了,1萬臺的產能,變成產能之后,銷售現在不發愁,我們的量目前不大,完全是供不應求的狀態,從每周交一臺或者是兩周交一臺,變成每周兩臺,每周五臺,整個給資本市場或者給產業的感知完全不同了。

      我們希望第一階段是可以快速回到現金投入,回到三四十億美金的市值狀態,希望盡快爬升產能。

      現在主要是需要資金,中國目前短時間內真正的資金支持是比較難的,除非FF在美國成功了。在資金上大家還在觀望,美國不成,根本不敢在中國給你投幾十億,讓你在中國落地。中東第一資金量很大,第二正是國家的大戰略轉型期,第三是中東非常缺,或者是全世界目前都缺AI、EV領域的塔尖品牌,塔尖產品,塔尖技術,沒有一個和FF對標的,包括特斯拉Model X,Model S ,這些都遠遠低于FF91的定位,定價大概是10到15萬美金左右,車型更小,更多的是偏駕駛,不是大空間的,不是很強的產品設計理念。

      所以,中東我覺得確實是對FF可能是一個機會,像前兩年SPAC拯救FF一樣,中東是一個很大的機會,而且這次去的前幾個月也確實證明了我們的方向是對的,現在還在努力當中。

      賈可:你去了嗎?

      賈躍亭:我還沒有去。

      賈可:你去中東應該沒有問題。

      賈躍亭:沒有問題,我去哪里沒有問題,回中國也沒有問題,回中國以后就是法院有雙限,不讓你出來了。

      “供應鏈是我們的重大失誤”

      賈可:現在FF供應鏈這塊主要是布局在哪?

      賈躍亭:供應鏈是我們的重大失誤,過去幾年當中,尤其是上市后,沒有來得及快速轉,現在供應鏈我們幾乎絕大多數都在歐美,成本非常高。當時一些小的少量的供應鏈在中國也是被迫的,歐美供應不了,才跑中國,或者是供應商走了才跑中國找的。

      當時一上市中國又出一個控制權的爭奪問題,當年和恒大一次控制權爭奪導致公司耽誤三年,上市后融了十億美金現金,好不容易全面發力了,突然內部董事會的兩個就開始找事了,合并方的兩個獨董試圖控制公司,找個很小的借口,整個調查完以后沒有任何事情,最后給他們全開了,開他們的時候,十個億全燒完了,整個一年半完全是這些人在控制公司。

      賈可:當時主要是燒在什么地方,在他們控制的時候?

      賈躍亭:供應鏈是最大的頭,都給供應商了,成本比平均的成本高出很多倍,所以我們現在一個很大的戰略是全面向中國供應鏈轉移,中國的供應鏈質量能保證的。一個是成本,一個是效率,兩種會完全不同。

      賈可:早幾年布局的話,使用中國供應鏈你的成本要降很多,至少降三分之一。

      賈躍亭:不止,成本可能是一半以上。

      賈可:現在在座有很多供應商,他們實際上是想去墨西哥設點,因為很多中國供應商在墨西哥主要是看特斯拉要在那里建工廠,還有就是像國內的長城奇瑞也想在那建廠,往這來配套,如果供應鏈還在國內,也很麻煩的。

      賈躍亭:對,如果墨西哥有了中國的供應商,整個汽車產業鏈上很多大型供應商過來了,幫助是很大的,而且這個也是很正確的戰略,好幾個朋友都來到墨西哥建廠了,比較大的一些,包括電池產業的上游供應商等等,有四五個都來了。

      賈可:這次我們這些中國汽車供應鏈企業考察北美,實際上是希望發掘這里的機會。對于企業來講,戰略分兩塊,一塊是大批量的市場,另外是對于未來前瞻市場有戰略性的投入。

      賈躍亭:一般供應商都選擇穩定的公司,為什么我們的供應鏈還一直在支持,因為FF是一個非常Unique(特殊)的公司,只有FF才用最頂尖的部件,產品和技術,所以他們很愿意讓FF作為他們的新產品,新技術,新的零部件的試驗田來和我們合作,大部分其它公司都不愿意做出那么太過于超前的東西。

      我們這邊能夠給你們帶來一些額外的價值或者是不一樣的價值,至少是我們承諾的。

      “確實和我們合作風險比較大”

      賈可:前幾天讓你們退市這個事會讓你們去中東受影響嗎?

      賈躍亭:那只是個流程性的東西。

      賈可:股價低了讓你退市,怎么解決?

      賈躍亭:正常的辦法是股價要漲回去,就兩個事件驅動,第一是公司的基本面,現在就是產能,我剛剛講的每周賣五臺車可以生產五臺車,公司市值就是會變;第二是有沒有重大的事件,就是比如說中東投進來,有大的戰略投資人認可了FF,且給你背書和注入資金了,任何一個大事件,我們產能爬坡,那股價不是回到一塊錢了,而將是很多倍了。我們現在市值和現金投入是1%的關系,30億多億美金,市值是3000萬美金。

      最壞的情況下是并股,那是技術手段,我們現在短時間不考慮并股了。而且也有足夠長的時間,一共有12個月能夠讓你恢復到正常。

      確實我們現在主要是資金問題。如果是稍微有點資金進來,產能一上來就有點不一樣了,但是因為FF的聲譽,好不容易聲譽一下大幅度回升以后,公司內訌,又自己捅自己一刀,又耽誤兩年時間。

      賈可:黃岡現在怎么樣?

      賈躍亭:一切都正常,他們要想給大錢,主要是長江產業基金來投,產業正常了投,得美國正常了才敢投,國家的資金還是要安全一些。

      賈可:現在還是框架協議?

      賈躍亭:是帶法律效益的框架協議。

      賈可:在美國正常是以什么標志,是阿聯酋的錢進來?

      賈躍亭:就是兩個,第一是公司的基本面,第二是公司的市場表現。就是整個生產正常了,開始逐漸的爬坡。我們的所有用戶都是名人,美國很知名的人,每一輛車都會帶來很大的影響力,每周都有交車的,只要進入爬坡趨勢,大家就放心多了。

      賈可:目前自己沒有資金買零部件,沒有零部件就裝不了車。

      賈躍亭:我們剛才講的犯錯誤就是供應鏈幾乎是沒有用中國的,非常少。接下來我們有重大的調整,希望真正徹底打通中國供應鏈,打通全球供應鏈,而且是以中國供應鏈為主。

      如果有時間可以看我們工廠,工廠很不錯的,投了將近三億美金,廠房帶設備,還有基礎設施等等,還是非常先進的,適合造塔尖產品,產能目前是夠的,就是現在是缺Parts(零部件)。

      賈可:希望FF最終能夠成功,當然,我們私下討論時,很多人也認為,即使失敗了,你也是英雄,這個地位已經無人能夠撼動。

      賈躍亭:我們選的是條艱難之路,我們先做塔尖的,塔尖的產品,塔尖技術,塔尖品牌,塔尖用戶。這條路是非常難走的,前期投入很多錢,量又不大,我們希望建立起很強的產品勢能,技術勢能,品牌勢能,用戶勢能,再逐漸下沉,但我們不會下沉到塔腰。

      希望你們多支持FF,FF是一個有夢想的,可以引領產業進步的公司,但確實和我們合作風險比較大。我們成功的經驗可能沒有多少,但至少失敗的教訓能夠給你們講很多很多。沒有一個公司像我們一樣經歷了這么多磨難。

      分享到

      評論
      評論
      0 / 500 字
      猜你喜歡
      熱門PGC 查看更多
      • 全部拆解

        啟辰 大V DDi

        看報告
        評分86
        全部拆解

        大眾 朗逸

        看報告
        評分67
        部分拆解

        吉利 銀河L7

        看報告
        評分85
        部分拆解

        歐拉 歐拉閃電貓

        看報告
        評分85
      • 全部拆解

        大眾 途昂

        看報告
        評分77
        全部拆解

        大眾 途岳

        看報告
        評分74
        部分拆解

        哈弗 梟龍MAX

        看報告
        評分79
        部分拆解

        星途 瑤光

        看報告
        評分85
      • 全部拆解

        捷途 捷途大圣

        看報告
        評分85
        部分拆解

        吉利 帝豪

        看報告
        評分75
        全部拆解

        大眾 凌渡L

        看報告
        評分80
        全部拆解

        奧迪 奧迪Q2L

        看報告
        評分68
      播放按鈕
      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_,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丶,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欧美,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久久